頭條

非遺的落腳點是人的創造力

2014/10/15

大家好!

  非常榮幸能夠以設計師的身份出席非遺博覽會的開幕式。我還有一個身份,是山東工藝美術學院的老師,但是我想從設計師的角度談一下對非遺的認識。

  非遺博覽會到今天總共已舉辦了三屆,這是第二次在濟南舉辦,第一屆也在濟南,三屆全部在山東。山東是文化大省,也是非遺項目大省。濟南作為一座具有深厚歷史文化積淀的古城,具有舉辦非遺博覽會的得天獨厚的條件。濟南現在擁有國家級、省級、市級非遺項目百余項,形成了保護非遺的濃郁文化氛圍和廣泛群眾基礎。而且我所供職的山東工藝美術學院,也是非遺研究的學術高地,我們的校長潘魯生則是國內非遺研究領域的領軍人物。我想,這些綜合因素都為非遺博覽會落戶濟南提供了良好的條件。作為土生土長的濟南人,我對此深感自豪。

  我是學畫畫出身,后來做平面設計,現在的研究領域是新媒體藝術方面。我們一般把非遺視為文化多樣性的標本和歷史發展的見證,但從設計師的角度看,非遺的價值絕不僅限于此。在我們看來,非遺為文化產業的發展提供了內容素材和創意元素,是文化產業取之不盡、用之不竭的創意資源和文化寶庫。從根本上講,非物質文化遺產是表現在文化多樣性當中的人的創造力。包括我現在關注的領域,在于數字藝術方面,就是利用數字技術從事藝術創作。數字技術應用于非遺保護也早就不是什么新鮮事,現在不僅被廣泛的應用,而且有大量的成功案例。這是趨勢,誰也擋不住。它的好處也顯而易見,許多文化記憶因此得以保留和延續。現代技術手段的發達表面上造成了許多不利于非遺生存的條件,但實際上現代技術手段同時也為非遺的可持續發展提供了更多機會。作為設計師,我們更看重的是非遺資源的當代轉換,用創意的視角,挖掘原生態的非遺資源;通過新媒體技術將當代觀念和新的表現形式注入到文化產品當中去,使之符合現代人的審美趣味和文化追求,融入當下生活。

  究其本質,非遺的核心價值在于“文化多樣性”。我不知道大家是否了解非遺?大家都在談非遺,非遺的概念近幾年越來越火,好像什么事情只要搭上非遺就可以炒作。非遺的概念是2000年前后提出來的,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出的一個概念,屬于概念創新。這個概念的產生,其實是從自然科學借鑒過來的。類比生物界的“生態”,提出來我們也要保護“文化生態”。就是說,要像保護物種的多樣性一樣,保護文化的多樣性。而保護文化多樣性的目的之一就是激發創造力。當然還有一個目的是確立文化身份,就是馮驥才講的“文化DNA”。很多學者表達對于過度開發的擔憂,他們的擔憂當然是有道理的,因為非遺項目經過開發,經過改造,肯定不再是原來那個東西了。但有一個事實,就是設計師的工作是對“文化多樣性”的豐富和發展。我們必須要搞明白,遺產是用來做什么的,如果它跟當下沒有關系,我們為什么要保護它?很多學者強調非遺的“精神”層面,但是脫離了物質的依托,“精神”何以延續?所以說,你不開發它、不弘揚它,那么遺產永遠只是遺產。我們現在都在講文化創意產業,那么什么是文化?文化就是生活方式。文化為什么會成為“遺產”?就是因為產生這種文化的生活方式不存在了。所以我們要講“傳承”,怎么傳承?必須要改造它,使它符合我們當下的生活方式。

  所以,我們有必要重新梳理,理清它們內在的邏輯關系:因為非遺項目積累了豐富的歷史和人文內涵,具有可持續發展的巨大潛力,所以我們才有必要去保護去傳承,傳承的目的,還是為了當下,所以我們需要開發,需要設計。

  第三屆中國非遺博覽會期間,我們組織了一個非遺海報大展,吸引到世界上十幾個國家的設計師提交作品,足以看出這屆非遺會的影響力。我們非常高興的看到,非遺博覽會在今天已經具有了廣泛的參與性,不僅是設計師,社會的方方面面都在關注非遺,這屆博覽會已經成為濟南重要的公共文化事件。事實也已向我們說明,只有向大眾進行普及和教育,只有大眾參與進來,非遺才能真正的“活態化”。

  祝第三屆中國非遺博覽會圓滿成功!謝謝大家!

  顧群業(山東工藝美術學院數字藝術與傳媒學院院長、教授)

  2014年10月11日

注: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內容,均為原作者的觀點,不代表寶藏網的立場,也不代表寶藏網的價值判斷。
糖果诱惑免费试玩